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完美:好兄弟1:加代进入金融圈,上官林牵线

完美:好兄弟1:加代进入金融圈,上官林牵线

什么叫好兄弟?能保护你安全,让你有面子的是好哥哥;能为你换命的是好哥们儿;能为你出生入死的是好弟弟。人生有几个好兄弟?

上官林是香港成林基金会的理事长,也可以称为董事长,是一位金融奇才,股票、期货玩得风生水起。通过老哥的牵线,加代和上官林成为了好哥们儿,是哥哥,也是弟弟。

这一天,加代接到了上官林的电话。一接电话,加代叫了一声林哥。

上官林问:“代弟,你在哪呢?”

“我在表行呢。”

“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找我吃饭呢?我他妈想着你呢。”

完美:好兄弟1:加代进入金融圈,上官林牵线 1

加代说:“哎呦,林哥,你看你总是挑邪理。你平时也忙,我是回来处理点事的。”

“我听说了。什么松岗四霸,这个那个的,打得挺好。你到我公司来一趟,见面有事跟你说。”

完美:好兄弟1:加代进入金融圈,上官林牵线 2

“行,我这就过去。”挂了电话,加代来到了上官林的公司。上官林一贯的作风派头,头发一丝不苟,板正的名牌西装,叼着一根大雪茄。加代进门和上官林打了招呼。加代问:“林哥,找我有事啊?”

“代弟钱哥金融,最近钱紧吗?”

“我还行。”

上官林问:“让你挣点钱,想不想挣啊?

“那是好事啊,行。九八年你带我玩过一回,把我都搞懵逼了。哥,那一次你一小时带我挣了将近一个亿。”

上官林说:“那都是小钱儿。这回我的基金会准备在上海开一个分公司。不少金融界的,和我差不多级别的大佬都去上海等我了。这回你跟我去钱哥金融,借这机会呢,你扩展一下人脉,跟这帮人交交朋友。代弟啊,这个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都明白。人要想往高了玩,你得混圈子,人捧人高。”

加代说:“这道理我太明白了。这道理我能不懂吗?”

“那你跟我走,这回我准备搞一次股票大投资。你要是愿意,可以少投点,我带着你干。”

完美:好兄弟1:加代进入金融圈,上官林牵线 3

加代一听,“没有风险吧?”

上官林说:“有鸡毛风险啊?没有风险。你准备准备,明天下午飞上海。”

加代问:“行。哥,你看我要不要带人去?”

完美:好兄弟1:加代进入金融圈,上官林牵线 4

上官林说:“嗯,就你身边那几个兄弟呗,想带就带几个,带人别太多了,社会气息千万别太重。弟弟,你可以是这个身份,我也可以介绍你是这个身份,但是一定不要把社会的那种流氓气息给展示出来。都是玩金融的这帮人,别的不怕,就怕流氓,知道吧?他们不愿意接触社会人。总觉得沾上以后,钱上会受损失,懂我的意思吗?”

“明白。那我就带两个人。丁健他们我都不带。”

上官林说:“那最好。准备准备吧。”

回去以后,加代通知了温文尔雅的江林和稳重帅气的郭帅。第二天晚上上官林领着加代等人抵达上海,接待车辆是上官林联系的劳斯莱斯。见到接待人后,林哥问:“人都到了吧?”

完美:好兄弟1:加代进入金融圈,上官林牵线 5

“林哥,来了二十七八个人。刚从会所出来,现在在新世界夜总会呢。等你一下午了。”

“哪些人去了?”

“都去了,老陈、老尹也去了。”

上官林说:“他们有没有说怎么出资呀?”

“说了,都想出大头啊,老赵起的头,说是一人至少照一个亿准备。”

上官林一听,说:“行行行,可以”

“说你操控,大家都放心。”

“挺好。”上官林转身介绍,“弟弟,这是上海分公司的刘经理。这个是我弟弟,你可能听说过吧,深圳的加代。”

你好,代哥。”

“你好刘老板。”

刘老板说:“哎呀,神交已久啊!说实话,早就听说过代哥。”

“刘老板客气了。”加代说道。

一行人上了车,加代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众人集资,让上官林操控,在股票市场大发财。因为上官林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奇才,玩股票从来没赔过。他带领的基金会团队也是相当牛逼。

上官林等人来到了上海外滩,离和平饭店不远的新世界夜总会。二十几个老板全过来了,一一和上官林打招呼。握了一圈手之后,“我就不别客气了。我弟弟。”上官林指着加代说。

一个大佬上前握手,上官林一摆手,说:“哎,别着急。我的弟弟是有来头的,都去过深圳吧?”

“那谁能没去过呢?”

完美:好兄弟1:加代进入金融圈,上官林牵线 6

上官林说:“深圳罗湖的加代听没听说过?”

有几个人一下子惊叹道:“兄弟,你是加代呀?” “你好,哥?”

“哎呀,真是不敢相信呀?老陈呐,你不知道加代吗?”

“我知道啊。这么年轻,你真是加代吗?”

“我真是加代,如假包换啊。”

完美:好兄弟1:加代进入金融圈,上官林牵线 7

“哎呀,兄弟,你好你好你好。”相互一握手,听说过加代和七八个人过来握了握手,其他的二十几个也过来认识了一下。上官林是这样介绍加代的:广义商会的副会长,在东门有自己的表行,某品牌电脑在广东省的总代理。

在上官林的介绍中,只字未提加代的社会身份,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喝酒的时候,老陈问:“老赵啊,我记得这加代是深圳玩社会的,而且玩得很大。我在澳门都听说过他钱哥金融,说他跟澳门葡京的老何都掐过架,掰过手腕。老何都没干过他。”

“我也听说过这事。你问问他。”

老陈说:“我不敢问。谁敢问他?再说,林哥怎么把这样的人带来了?我们就怕这样的人。”

大家都不知道上官林把家代叫过来的目的,决定问一问上官林。

郑重声明:本网站发布此内容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链接:https://www.lakalar.com/caikuai/116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