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横空出世:长城、信达系两券商变身“野蛮人”,谁是背后的推手?

横空出世:长城、信达系两券商变身“野蛮人”,谁是背后的推手?

横空出世:长城、信达系两券商变身“野蛮人”,谁是背后的推手? 1

一家面临摘牌退市危机的创业板上市公司*ST邦讯( ),突然遭到几家券商的叩门争抢。这背后,发生了什么?A股市场要再次上演“野蛮人”行动了吗?

不过,这次被指击鼓而进的“野蛮人”,不是来路不明的资本大鳄,也不是自恃蛮力的江湖牛散,而是两家位居行业三线的证券公司——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的信达证券和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的长城国瑞证券。它们的目标,正是文章开头提及的正在全力为保壳而苦苦挣扎的*ST邦讯(邦讯技术的前身)。

11月3日,邦讯技术发布公告称,当天的公司董事会审议了信达证券和长城国瑞发来的《关于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的议案。两家公司的议案表决结果均为5票反对,1票弃权,未获得通过。

公告称,提出反对意见的董事认为,信达证券和长城国瑞持有的股份比例分别为5.41%和5.15%,均未达到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的情形,没有权利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至此,两家国资券商叩门行动,宣告失败。

但据一位参加会议的董事说,信达证券和长城国瑞均是小股东,都不具备单独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法律权利,它们此次的敲门行动,背后推手可能另有其人。

该董事称:此次站在信达证券和长城国瑞背后的,是一位熟悉的陌生人——中安环仪科技有限公司。去年此时,中安环仪介入到邦讯技术的资金纾困工作,后因种种原因金融去杠杆与券商,双方合作未能进行到底。

与中安环仪的合作半途夭折,邦讯技术的重整却错过了最佳时间窗口,目前已行至最后的关键时刻。生死存亡千钧一发,当此之际,中安环仪却再度“兵临城下”,对于正在全力以赴保壳与解困的邦讯技术及其管理层将带来何种影响,尚需观察。

中安环仪:2亿资金的合作无果而终

邦讯技术2012年在创业板上市,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张庆文及其一致行动人戴芙蓉,主营业务为无线网络优化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下游客户主要为三大运营商和中国铁塔集团。

自上市以后,适逢国内电信基础设施建设迎来爆发期,邦讯技术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2015年公司总市值曾一度达到了120亿元以上。

据相关人士透露,自2016年始,在国内金融市场去杠杆的大环境下,金融机构催贷、抽贷,邦讯技术作为轻资产的科技型公司,融资能力受到极大影响,市场与业务开始急转直下。

如何走出泥潭,融通资金链,引入战略投资者,解决公司流动性问题,以期在5G建设大潮中东山再起,成了邦讯技术管理层这两年的头等大事。

据邦讯技术公司董事透露:在此背景下,2020年8月,中安环仪科技公司以白衣骑士的角色,与邦讯技术共同坐在了谈判桌上。经过双方多次协商,去年8月,中安环仪与邦讯技术签订了意向合作协议。约定中安环仪对邦讯借款1亿元、对实控人借款1亿元,用于解决公司及实控人的资金问题,恢复正常经营,并约定后续将签订正式的投资协议。

合作备忘录签署后,中安环仪分别支付了500万元的定金和300万元的借款,并于8月到11月参与到邦讯债务重组一系列的前期沟通工作中,相关的沟通协调工作也取得一定的成果。

据上述邦讯技术公司董事透露:在双方合作的后续阶段,事情出现了一些变化。中安环仪一是资金迟迟不能到账,二是屡次索要邦讯技术的股东名册。来回拉锯几次之后,合作之事最终告吹。

承诺中的两亿元救命资金,就此无踪。

随后,邦讯技术只能上下动员,加大自我纾困行动。但因与中安环仪之间耗时数月,错过了自救的最佳时机,此时公司已倍感艰难。

但令邦讯科技及其管理层感到意外的是,信达证券与长城国瑞此次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里,却再次出现了中安环仪的身影。

在邦讯技术公司管理层看来:如此反常,让人不得不怀疑,信达证券与长城国瑞此次“发难”,背后难道还有其它推手?

信达、国瑞:或搅乱了重组大局

据悉:信达证券和长城国瑞持有的邦讯技术股份,均是因为担保物纠纷,由公司原来的实际控制人张庆文个人持有的股份经过法院裁定抵偿债务过户而来。

横空出世:长城、信达系两券商变身“野蛮人”,谁是背后的推手? 2

目前,在公司持股结构中,信达证券持有邦讯技术1731万股,持股比例为5.41%,长城国瑞持有股份数量为1648万股,持股比例5.15%。

同样原因,东方证券持有邦讯技术6296万股,目前为邦讯科技第一大股东。

但是,作为第一大股东的东方证券并未有动作。此次冲在前面的,是信达证券和长城国瑞。当然议案里,并没有忘记东方证券是第一大股东,仍然推举东方证券的毕忠福先生担任新的董事。

有邦讯公司人士指出:信达证券和长城国瑞以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保护中小投资者之名,提议罢免现任董事会,更换管理层,恰恰有可能导致国有资产不可收拾、中小投资者利益无法保障的结果。

他透露,在与中安环仪合作告吹之后,公司现任董事会和管理层马不停蹄,重新启动自救行动。包括洽谈引进战略投资人,与债权人沟通债务豁免事项,协调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努力启动公司的破产重整计划。

其中的自救措施包括: 公司已向监管部门沟通汇报了破产重整事项,并得到了监管部门指导和支持。9月份召开了债权人会议,提出通过资本公积金转增股票用于以债转股的解决方案,得到了所有债权人的认可。

最为关键的是,经公司管理层与监管部门多次沟通,最终提交了破产重整可行性分析报告及维稳预案,同时破产重整预案及债权清册已移交至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与意向投资人的合作也达成了共识。

因此邦讯公司人士认为:这个时候信达证券和长城国瑞轻轻的一纸议案,就可以中断目前所有的自救行动,可能将邦讯技术再次送入危局。

一位熟谙上市公司重整流程的投行人士也分析认为:从邦讯技术现状来看,如果没有外援,仅凭借公司及实控人的努力,邦讯技术保壳成功可能性大概只有一半,而如果公司、实控人再加上前三大股东的共同努力,保壳成功的希望将会大大提高。

但如果重新改选董事会,新任的管理层完全不清楚公司的资产和债务真实情况,无法与已经联系上的业务合作单位及投资人进行接洽,与公司债权人的沟通又要从零开始,所有的保壳工作需要重新开始且千头万绪,将导致邦讯技术保壳的希望极其渺茫。

目前,距离2021年底,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按照现在的处境,如果不出意外,邦讯技术被交易所摘牌退市的可能性非常大。

横空出世:长城、信达系两券商变身“野蛮人”,谁是背后的推手? 3

该分析人士指出:在这时不我待的最后1个多月里,新任大股东最好的做法是确保管理层稳定,尽快推进保壳的各项工作,并从资金、资源、政府、法院等层面对公司进行大力支持,共同与债权人沟通债务豁免,从而实现保壳。如此才是对国有资产最大的保护,也是对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负责。

邦讯科技一位员工说,公司董事会也将当下公司面临的危局,向交易所、信达和长城国瑞的大股东进行了说明,但尚未收到反馈。

所以,11月2日董事会上信达和国瑞的议案被否决,一方面是因为两家公司分别提出议案,不具备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的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权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公司董事和管理层,确实不希望当下董事会被更换,导致前期所有的自救努力付诸东流。因为对于邦讯技术来说,已经没有推倒重来的时间了。

令投资者意外的是,11月3日,邦讯技术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该函认为,信达与国瑞提交的提案,为联名提案金融去杠杆与券商,要求公司就董事会的召开过程、投票情况等,做出说明。

截止到现在,还没有见到邦讯技术的相关说明公告。

中安环仪or安华集团:谁是背后推手?

上述邦讯技术人士说,中安环仪与邦讯技术昙花式合作告吹以后,本以为从此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没想到在信达证券和长城国瑞提案中金融去杠杆与券商,再次出现了中安环仪的身影。

此次信达和国瑞在提案中,共提出4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代表第一大股东东方证券的毕永福、长城国瑞证券副总裁杨堃,另外两位为非股东方人士,其中一位为温程程女士。

据资料介绍,温程程历任中国安华集团总经理助理、中安华夏控股公司办公室主任,现在担任中安华夏艺术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据企查查的信息显示,温程程现在的另一个身份,则是中安环仪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和经理。

由此,中安环仪借助信达、国瑞提供的通道,再次走到了邦讯技术的门前。而安华集团,也第一次以主导力量的身份出现。

但据悉:在第一次与中安环仪的合作中,安华集团已经在背后出现。比如,中安环仪公司由孙涛先生出面与邦讯技术沟通协调,双方合作备忘录签字的也是孙涛。

横空出世:长城、信达系两券商变身“野蛮人”,谁是背后的推手? 4

但孙涛去北京证监局咨询相关事宜时,却是安华集团开出的介绍信。另有资料显示,孙涛在安华集团所属的中安华夏能源集团担任董事。

横空出世:长城、信达系两券商变身“野蛮人”,谁是背后的推手? 5

资料显示,目前中安环仪的单一股东为北京市警通实业总公司,而在更早些时间,温程程、杜毅都曾是中安环仪的股东,自然人许文龙曾担任中安环仪的高管。同温程程一样,杜毅和许文龙现在都在中安华夏能源集团任职。

因此,有邦讯技术公司人士认为:由去年开始的邦讯技术公司的资金纾困和控制权之争,都出现了安华集团的身影,而且安华集团还有可能是真正的主导力量。

中安环仪在2020年11月,变更经营范围,增加了电信业务项目。但邦讯技术公司人士认为:其技术、经验与运营,几乎从零开始,在公司资金不到位的情况下,即便这次成功上位,短时间也无法带领邦讯技术走出困境。

资料显示,安华集团原为武警总部直属企业,1999年被划归中信集团,现为中信国安集团所属企业。

公司网站介绍,安华集团目前已形成了以矿产资源开发及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为主业,涉及资源、地产开发、装备制造、环保、通用航空、新能源、文化等多个产业的大型企业集团。

对于此次安华集团再次行动,且有信达和国瑞站在前台,力主改选董事会一事,邦讯技术的一位董事坦言:安华集团是具有国资背景的企业集团,资产规模大,业务条线多,如果不存在保壳问题或者待明年保壳成功后,邦讯技术倒是很乐见与安华集团合作。

但目前,邦讯董事会、2万多小股东,都希望确保邦讯管理层稳定,以保壳为第一要务,各方应该协同资金与各方资源,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实现债务豁免,力争2021年邦讯不退市。在此基础上,国有资产保住了,股民的利益也没有大的损失,再来改选董事会,为时不迟。

横空出世:长城、信达系两券商变身“野蛮人”,谁是背后的推手? 6

一位股民在论坛留言道:神仙打架小鬼受伤,邦讯技术如果真因为控制权之争而退了市,那将是小股民最大的悲哀。

目前,尚未见到邦讯技术的回复函,至于后续是否重新审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提案,现在尚不清楚。

但不管如何,留给邦讯技术腾挪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郑重声明:本网站发布此内容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链接:https://www.lakalar.com/licai/105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