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整体解决方案:《中国金融》|推动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提档升级

整体解决方案:《中国金融》|推动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提档升级

作者|王素珍 高阳宗「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王素珍系协会副秘书长」

文章|《中国金融》2022年第5期

自2005年人民银行推出农民工银行卡特色服务以来,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持续深入开展,取得显著成效,为农村金融繁荣和乡村振兴提供了重要支撑。

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成效

账户普及率大幅提高。截至2020年末,我国农村地区共开立银行账户47.7亿户,占全国银行账户的38%。其中,单位银行账户2700.8万户,个人银行账户47.4亿户,人均4.86户;农村银行卡数量38亿张,人均持卡3.9张,实现了人人有户、人人持卡。

支付清算网络四通八达。截至2020年末,农村银行网点数量约12.90万个,其中接入人民银行支付系统的银行网点12.6万个,支付清算网络在农村覆盖率达97.7%;以参与者身份接入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的银行网点45215个,实现对全国各省(区、市)范围内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的全覆盖。

非现金支付方式显著发展。截至2020年末,农村地区网银、手机银行累计开通数量分别达到8.1亿户、9.4亿户;农村地区特约商户686.1万户、ATM36.8万台、POS机698.8万台;助农取款服务点89.33万个,覆盖村级行政区51.9万个,覆盖率达99.3%,村均1.72个。2020年助农取款服务点共办理支付业务(含取款、汇款、代理缴费等)3.99亿笔,金额3531.24亿元,分别是2011年助农取款服务244.24万笔、7.61亿元的164倍、464倍。

农村支付环境建设面临的新问题

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农村支付环境建设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总体来说,当前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的外部环境更加有利,工作抓手更加充裕。但随着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农村支付环境建设也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新问题。

一是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的顶层设计有待优化。自2014年人民银行制定下发《关于全面推进深化农村支付服务环境建设的指导意见》以来,农村支付服务质量已经明显提升,但区域差异仍然比较突出,农村居民对支付服务出现新的期盼,产品创新迭代和监管环境变化也对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些变化客观上需要监管部门推出新的农村支付环境建设举措,更好地指导全国农村支付服务高质量发展。

整体解决方案:《中国金融》|推动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提档升级 1

二是涉及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的考核评估机制不完善。2021年,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发布《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估办法》,明确考核评估的对象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但支付服务不仅银行机构在提供,清算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服务机构也参与其中。因此,应当从支付市场整体健康发展着眼,支持各类支付服务主体到农村地区开展业务,鼓励符合三农特点的新型支付产品创新。例如,将非银行支付机构为农村居民开立支付账户这类服务纳入考核评估。此外,支付服务作为一级指标“金融服务”的唯一内容,在整个定量考核中所占权重偏低,仅仅占5%随着农村金融服务,更多的权重赋值向贷款倾斜;在定性考核中,支付服务的内容体现也不明确,支付风险防控等内容尚未体现。

三是部分市场机构的支付服务功能不健全。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作为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由各地所属的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管理、协调、指导和服务,它们与农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都属于农村金融服务的主力军。但长期以来,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支付结算业务依托所属省联社系统开展,省内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共用系统,实现清算在省内“行内化”。跨省支付结算渠道主要包括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的支付清算系统、人民银行大小额支付系统和银联资金转接系统,无法实现跨省“行内化”支付结算、数据共享,支付结算功能的行内便捷性被限制在各省省联社范围内,影响了客户的支付结算服务体验和便捷性。

除了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村镇银行的支付功能也未能充分发挥。截至2020年末,全国村镇银行1649家,县域覆盖率达70.6%。2008年,人民银行等发布《关于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小额贷款公司有关政策的通知》随着农村金融服务,规定了村镇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管理、加入支付清算系统和票据印制与使用等事宜,但没有明确银行卡业务的具体办理。在实践中,虽然村镇银行经金融管理部门批准可以从事借记卡、信用卡发行,但部分村镇银行受母行或总部的风险考量和严格控制,没有开展信用卡业务;对于银行卡收单业务,金融管理部门则没有许可。因此,就银行卡业务而言,村镇银行的支付结算功能实际上是残缺的,难以发挥出其服务零售客户的银行功能和信誉优势。

整体解决方案:《中国金融》|推动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提档升级 2

四是农村支付服务发展不均衡。多年来,主要涉农金融机构积极参与农村支付环境建设工作,在优化银行网点布局、设立助农取款服务点、创新三农支付产品、开展支付知识宣传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其他一些市场主体也通过村镇银行、手机银行等渠道,大力推动农村支付环境改善。但总体来看,主要涉农金融机构投入相对较大,其他机构虽然有行动或者正在积极行动,但投入较小;部分头部支付机构借助先进的科技手段和经营理念投入较多,其他支付机构投入较少。从地区看,一些发达地区的移动支付等电子支付发展较快,而一些贫穷边远地区的新型支付工具推广应用还有待进一步扩大。从扶持政策看,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协调地方政府纷纷出台扶持措施,对农村地区银行网点设立、自助服务终端布放、助农取款服务点设置等给予不同程度的补贴,激励市场主体提高参与农村支付环境建设工作积极性,扎根农村支付服务市场,但各地补贴政策的统一性、连续性、均衡性均有待提高。

五是农村支付服务可持续发展能力不足。在一些偏远行政村,助农取款服务点业务量较少,维护成本较高,支付服务成本与收益倒挂问题突出,可持续发展面临考验。调查显示,农村地区布放一台ATM,一次性投入成本近10万元,年均维护成本7000元,年均收益1万元;布放的助农取款POS机每台投入成本近4000元,年均收入600元左右。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农村支付服务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助农取款业务量有所下降。在业务量减少的同时,运营成本徒增随着农村金融服务,收单机构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日常终端机具、营业场所以及现金的消毒工作,部分偏远地区的助农取款点甚至因此终止业务开展。

完善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的政策建议

整体解决方案:《中国金融》|推动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提档升级 3

改善农村地区金融服务是2022年接续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重点工作,进一步完善农村支付环境也是其中应有之义。

一是因地制宜精准施策。根据最新的农村发展实际,结合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的重大机遇,特别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重大部署,发布新时期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指导意见。在工作原则上,应体现“分级分类”,把握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沿海和内陆地区的差异,分类施策,查漏补缺,精准发力,努力解决好农村支付服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分级分类的基础上,适当采取“一地一策”,设置不同的产品推广和工作进度。例如,在助农取款业务量大、服务点管理规范、手机支付和条码支付等新兴支付应用活跃地区,支付环境建设的重点应放在安全支付技能提高、支付风险防范和支付场景再丰富等方面;在助农取款业务量较小、批发集贸市场现金交易较多、手机支付和条码支付使用较少的地区,支付环境建设的重点应放在非现金支付习惯的培育上。

二是做好监管协调。进一步加大监管部门、市场机构和自律组织的支付结算体制创新和力量调配,促进农村支付环境建设工作顺畅开展。针对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跨省的跨行支付业务处理行外化和客户体验不佳的实际情况,各方应积极探讨解决问题的可行方案。对于村镇银行POS机收单的资质问题,建议本着适度原则,由相关金融管理部门试点开展村镇银行的POS机收单业务,赋能村镇银行更好地开展农村支付服务。

三是改进考核评估。建议适时修订《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估办法》,进一步完善考核评估对象的全面性和考核指标权重赋值的合理性。将《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估办法》修改为《金融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估办法》,将清算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纳入考核范围,同时相应提高定量考核权重赋值,并且增加银行账户、支付账户、支付清算系统在农村的覆盖率以及风控情况等考核内容。此外,在未来《乡村振兴促进法》实施评估时,建议比照银行业金融机构在《乡村振兴促进法》中的法定职责,通过司法解释明确清算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参与乡村振兴的职责,为考核评估的实施提供更高层次的法律支撑。

四是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拓展“线上线下打通、跨金融机构互通、金融与公共领域融通”的新型服务渠道,建立“一点多能、一网多用”的惠农综合服务平台,大力发展移动支付业务,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新领域。合理评估“助农取款服务”的功能定位,在扫码支付广泛普及的情况下,将其作为解决农村“数字鸿沟”问题的重要手段,在确保至少“一村一个”的前提下,合理控制“助农取款服务点”的数量,减轻收单机构的成本压力和风险隐患,着力解决好商业可持续的问题。构建“央行组织、政府推动、市场主导和社会参与”的良好工作机制,推动地方政府落实《乡村振兴促进法》第62条规定,对于长期深耕农村支付市场的机构通过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形式予以奖励,适当弥补收单业务不可持续发展带来的维持成本。■

郑重声明:本网站发布此内容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链接:https://www.lakalar.com/licai/117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