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朱杰进:世行不能变成“气候变化银行”

朱杰进:世行不能变成“气候变化银行

本月举行的新德里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进一步推进世界银行和其他多边开发银行的发展成为重要议题。十多年来,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多边金融机构改革一直是历届G20峰会所涉及的课题。另据报道,美国总统拜登正在努力争取国际支持,以扩大世界银行的贷款能力。华盛顿正面临巨大压力世行的国际金融机构,需要为应对气候变化提供资金,并为中国的经济影响力提供一个可行的替代方案。中美在世界银行改革方面有着不同的诉求和构想。但无论如何,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国际组织、机构,以及它们的改革,都不应成为争权夺利的场所。

朱杰进:世行不能变成“气候变化银行” 1

2022年年底,世界银行公布了气候融资改革的“路线图”,提出将围绕银行的愿景使命、运营模式和财务能力进行改革,加大世界银行在气候融资领域的投资力度。具体来看,第一,世界银行在“消除极端贫困,实现共享繁荣”双使命的基础上,考虑将“可持续性”列为第三大使命;第二,世界银行将其股本贷款比例从20%下降至19%,预计每年能释放出40亿美元用于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项目,占目前世界银行每年贷款总额的约15%;第三世行的国际金融机构,世界银行建立混合资本融资机制,将启动一个最高为10亿美元的混合资本贷款试点项目,主要从资本市场中的私人投资者处募集资金,预计能调动60亿美元的资金。

在“改革路线图”公布之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表示将在G20峰会、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秋季会议、COP28等会议上不断推动改革进程。在美国的干预下,持“气候变化怀疑论”立场的世界银行前行长马尔帕斯于今年2月宣布辞职,由曾任气候投资基金顾问的彭安杰接任世界银行行长。

朱杰进:世行不能变成“气候变化银行” 2

针对美国等发达国家推动的世界银行气候融资改革,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则持谨慎态度。双方的主要争议点在于世行“如何扩充气候融资资金”,以及“如何平衡气候融资和发展需求”。

在扩充资金方面世行的国际金融机构,新兴市场国家希望世界银行不能为了气候融资改革制定过于激进的措施,从而影响信用评级。世界银行的优势在于3A级信用评级能使其以低于市场利率的成本筹集资金,如果信用评级受到影响将得不偿失。而在平衡气候融资和发展需求方面,发展中国家担心世行气候融资改革会减少发展融资。来自非洲国家的前世界银行官员曾表示,许多非洲国家都担心世界银行专注气候融资会导致资金流向相对富裕的国家,而非最不发达的国家。

从改革前景来看,世界银行气候融资改革面临着组织文化和组织机构的两大难题。在组织文化方面,世界银行作为一个国际经济机构,其主要员工接受的都是专业的经济学教育,业务激励也多从员工完成的项目情况和融资情况等经济维度对员工进行考核。在此背景下,世界银行要推动气候融资改革,首先需要让全体员工,尤其是非气候领域专家的员工认识到气候融资的重要性。

在组织机构方面,世界银行庞大的机构规模和复杂的组织架构会影响气候融资改革的推进。世界银行目前的组织架构中与气候融资相关的机构包括各个地区办公室下的能源全球实践局、环境自然资源和蓝色经济全球实践局,以及城市、灾害风险管理、韧性与土地全球实践局等。过于分散的组织架构也会阻碍改革方案的落实。

世界银行是重要的国际组织,在当下的国际语境中面临着众多的挑战。从它的“改革路线图”等可以看到其正在为更好地适应时代的需求,完成自身的使命而在积极调适。但是我们也看见了,改革还面临着一些阻碍和不确定性。

在这个进程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把这一议题作为谋取私利的机会。

发展中国家作为国际社会愈发重要的一支力量,可以在这一议题上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让世界银行的改革更多关注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需求,而不是一味地迎合发达国家的偏好,将世界银行变成“气候变化银行”。(作者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郑重声明:本网站发布此内容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链接:https://www.lakalar.com/redian/116856.html